【白鬼】重開(二期賀賀賀賀賀!)

☆ 演員AU注意


      歷經了很多波折,終於又能把之前那些演員們中的大部分聚集起來,真是太好了。

      劇作家微笑地看著自己手上的臺本,上面的名字正是她的得意之作“鬼灯的冷徹”。

      劇中第一主角,穿著英倫格紋襯衣外搭棕色毛衣,搭配淺灰休閒牛仔褲的加加知,和前作人氣配角,一襲深灰色長風衣的白澤的一齊出現,使得片場突然喧鬧了起來,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二人的英俊或是如今在演藝圈中的名...

【鬼徹相關】關於一些時間線bug的考證

丁的死亡時間與求雨祭祀:

鬼灯自叙死的時間同八歧大蛇時代一致(也就是素盞明尊時代),而且死後成鬼後(小鬼時期)幫助木咲花耶姬火中產子(生下的孩子中的山幸彥即火遠理命就是第一任天皇神武天皇的爺爺),而神武天皇即位時間大概是公元前六世紀——即鬼灯身為人類及死亡必然遠早於這個時間。
而日本始種植水稻約在繩文時代晚期至彌生時代,也就是約公元前四世紀,在此之前是採集經濟時代,根据斯塔夫里阿諾斯在《全球通史》中的觀點,採集為生的住民比種植經濟下的對於包括旱災在內的各種極端氣候有著更強的適應能力,因為不以種植為生,也不會被束縛在土地上,可以通過遷徙離開旱區。因此,如果丁和村民是生活在彌生時代之前,會單純為了...

#战舰少女R# 舌尖上的鱼塘

*请注意此乃恶搞,恶搞
*“XX我老婆”的人请做好心理准备观看
*如有巧合,千万别信

                                           ...

【白鬼】憐愛●壹

      在地上,此時是個朗夜,星子灑遍墨色濃重的夜空,從天上落下,下到地面以下的世界,這裡的“天空”是遍佈著尖銳的,半透明或渾濁的晶體的堅實岩層,而且在大多數時候被帶著硫磺的煙霧遮蔽,只有光線明暗的變化能夠區分出“日夜”的不同。白衣長袖的神明不發出響動地落到地下的土地上,悄悄地接近,躲在牆壁後面偷偷觀察過去。

       那是一個鬼族的孩子,烏發墨瞳,穿著一身黑色的短衣,正從一個身材高大的鬼族手中接過裝著蔬菜的籃子,幫忙搬到廚房中去。神明若有所思地看著他蹦跳...

讨要糖果的小女孩(《奇迹暖暖》二次同人创作)

*体裁是童话

*主角不是暖暖,是一个平民NPC

*为了故事展开有一些自行设定,与原作不符之处请见谅


      在大家都还在布置万圣节的装饰时,糖果女巫征集糖果的海报就已经贴满了莉莉丝的大街小巷,上面说,只要交给糖果女巫足够的糖果,就能获得糖果女巫施过了魔法的甜美迷人的女巫裙。王国中的女孩们纷纷提着篮子去收集糖晶,很多男孩也为了送给心上人一份惊喜而加入了搜寻。
      我觉得我并不用担心,我的父亲就是这个村子中最擅长制作糖果的匠人,我从小耳濡目染,自然不会很差,只...

金棒(擬人)X鬼灯的九個腦洞

金棒就是鬼灯大人平時不離身的狼牙棒......的擬人【。僕應該是腦抽抽了才會覺得這個超萌的......竟然爆肝寫了將近8k......

大長條注意,其他注意事項見圖片。


僕大概是,想玩劍男人和想玩鬼灯想瘋了

【白鬼】千年的独奏歌

******************************

雷区预警:

·鬼灯性转注意

·文中内容都是作者瞎掰的,和同名名曲没有任何关係【......

·因為性转了,所以鬼灯人类时期的名字没有使用带有性别特征的“丁”而是设定为“没有正式的名字”,平时被村民称为“喂”

·如果都能接受再往下看吧

******************************

   “说起来,白泽大人为什么不是像麒麟大人和凤凰大人那样有各种事务的呢?”
  一天,天国药剂师的弟子桃太郎向自己的师傅提出了这个困惑。比起同列为祥瑞之兆,常常需要出任神职的另外两位,自家的...

白鬼的第一次

僕太作死結果圖片格式的都被刪了∠( ᐛ 」∠)_ 【網易的審查員深夜依然好效率真是辛苦了

但是想要把lofter作為存文的地方,所以貼個鏈接總行吧

http://paste.plurk.com/show/1952217/

【白鬼】白鬼相性一百問

白鬼相性一百問


001.路人役的記者:哎呀!今天能夠同時請到地府與天國的兩位大人物真是很榮幸呢!那麼首先,兩位大人怎麼稱呼呢?


鬼灯:鬼灯。


白澤:中國的神獸,白澤呦~


002.請問兩位大人的年齡?


鬼灯:算陽壽的話差不多是七歲吧。


記者:那麼您大概是什麼時候出生的呢? 


鬼灯:大概是兩千多年前吧。


白澤:我記不清楚了呢~反正很久很久就是啦。


003.......請問兩位大人的性別?


鬼灯:男性。


白澤:男性啦。


鬼灯:只有一頭的獸類,性別什麼的也無所謂吧。...


【白鬼】無題

       白澤的意識因為重傷逐漸模糊了,但他還是努力地抬起眼睛,搖蕩的視界中他看見鬼灯朝著自己走來。或許,用“他”已經不適合了,白澤現在已沒有維持自己化形的能力了。

       鬼灯緩緩朝著躺在血泊中,身上沾滿了血污和塵埃,毛羽凌亂不堪的巨獸走去,白澤知道他腿上受了傷,戰袍也破了幾處,但他走得非常穩當,完全無法把他現在平靜的神色同他手中拖著的長刃聯繫起來。他走到白澤的眼前,蹲下來平視它的眼睛:“我說過了吧,白澤先生,像您這樣固執落伍的神,不需要再存...

1 2

© 空心菠蘿_東行無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