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鬼】極樂蝴蝶

·半夜突發渣段無質量見諒


       只有神鬼知道,在三途河的河畔,有許多的極樂蝴蝶,其實它們在整個冥界中穿梭,也並不是被彼岸花的幽香吸引到這裡的,但在此處最多。它們就像地上的蝴蝶一樣婀娜多姿,靈動輕盈,當它們成群飛過時,會像是霧氣或是彩霞,讓人完全忘記它們一直都生活在陰暗幽森的冥域,而且只是“虛無”。

       在天國和地獄的界限還沒劃清,通通都歸為“彼世”的時代,白澤也常常到那裡去遊玩。他帶著酒葫蘆,隨意地坐在血紅的花田中,聽著河水拍打兩岸的聲音,任由蝴蝶們在自己身邊飛舞,同它們聊天,時不時喝上一口酒 。在這個陰森淒涼的地方呆著,他的神情卻和坐在自己屋前的桃樹下時沒有兩樣,除了眼中多了一些沉靜。

       “白澤大人,白澤大人”他耳邊一聲細小的呼喚喚回了他的思緒,他回過頭,看見了一隻蝴蝶在他身邊飛舞。

       見他回頭,那蝴蝶就落到了他的肩上,收起了翅膀,“您是掌管知識的神明,那您知道要怎麼‘往生’呢?”

      “小蝴蝶,你的問題真奇怪。”他笑著說,“只要死了就必須往生嘛,即使有深怨的死者也不能永遠留在冥界的,一定要投胎的哦。”

      “但是我還沒有死去過——我連‘生’都沒有過。”

      “你想往生......不,你的意思是,希望投胎到現世嗎?”白澤抬了抬眼睛。

      “是的。”

      白澤輕笑了一下“何必呢,你現在這個樣子多好啊,世間多少人都很羨慕你們這樣,不會痛苦,不用死去。無心無欲,才能夠‘極樂’,現世太苦,不必去受那種罪。”

      沒想到蝴蝶反問道:“那白澤大人為什麼還是放不下呢?”

      白澤語塞了一下,又解釋道:“這,這是我的神職,沒辦法啊。”不過,憑這著還帶著人形化形,穿戴著衣冠的樣子,大概騙不了對面的小東西,白澤只好作罷,“我啊,我是有祥瑞之力的白澤,是負有愛人之神職的神明,但是,我沒有辦法化解所有的苦痛,也沒有辦法庇佑到所有的生靈。而即使我有這樣的能力,現世的災禍悲苦還是那麼多,堆砌起來,可以把三途河截斷,用巍巍的高山和它比重,高山就顯得比你的翅膀還輕。”

      “即使您這麼說,我也不會害怕。”蝴蝶扇了扇翅膀,“如果說這是得到真正的‘魂魄’和‘生命’的代價的話,我不會後悔的。”

      “你會後悔的。”白澤笑著看著它,搖了搖頭。就像我一樣,他心想。

      “那就算我咎由自取吧,但是我依然覺得,我已經厭倦了這樣無限的空寂了。”蝴蝶輕聲說道“我知道,您到現在也沒有放下,是因為有值得您眷戀的什麼吧。我也想去看看您說過的那些事物,如果一世不夠,就再一世,我覺得我會喜歡上‘那個世界’的。”

       白澤不由苦笑“不要說得那麼輕鬆,‘死’可是非常痛苦的......算了,反正你終究會明白的。”他攤開雙手,“如果你真是那麼希望的話,就過來吧。”

      “謝謝您。”

       蝴蝶輕輕地落到了他的手上,白澤端詳著它,那是在極樂蝴蝶中很罕見的黑蝶,羽翼上大片的純黑比墨還要濃郁,勾邊則是鮮紅的。

      “小蝴蝶,你真是綺麗呢。”他不由稱讚。

       連我都覺得膽怯而想要逃避的那些,你真的能夠承受得住嗎?不,我并不是懷疑你的意思......我只是害怕我的期待會落空。

       我真希望你至少平安幸福地度過第一次轉世,雖然我也很想見證一下你說你擁有的那種堅韌。說起來真是可笑啊,自稱是擁有所有智慧的我,在這一點上如果不是笨到不知所措,那就是聰明過頭了吧。你比我,更應該見到陽光,更能夠在春來秋往中享受時光的流逝。

       拜託了,小蝴蝶,好好活著,讓我可以像你一樣,他心中想著,卻還是說:“如果你去走過一回,後悔了,也可以來找我,我也可以幫你消除記憶,讓你回到這裡來。”

       蝴蝶拍拍翅膀,算作回應。

       白澤凝聚神力,他的手上發出了柔和的白光,在白光中蝴蝶的形體化散了,變成了一個光球,從白澤的手上飛起。光球繞著白澤飛了幾圈,像是想記住他的樣子,然後才向著東方飛去。


       白澤睜開眼睛,天已經亮了,他從床上坐起來,看到已經先起床了的鬼灯已經穿戴整齊了:“您難得起這麼早呢,白澤先生。”

      “人老了睡得淺啦。”白澤嬉皮笑臉地說著,看到背對著自己的鬼灯的黑袍,和袍上繡著的酸漿,他接下來的話像是突然給忘了。

       那是夢嗎?

       白澤不敢斷言,他活得太久了,很多的記憶都互相混淆,真實、夢境,自己的經歷還是別人的道聽途說已經很難厘清了。但他還是連衣服都沒穿好徑直下了床,走到那個人身後攏住了他。

      “吶,鬼灯,你喜歡自己現在的......記憶嗎?”

       不出意外地他收到了一記白眼,“大清早地又發什麼病,沒睡醒就回去睡。”

       白澤咯咯地笑了,他順著那個人的手臂摸去,握住了他的雙手。那個人的雙手有著利落的骨架,涼而乾燥,他不知怎麼產生了一種幻覺,似乎只要自己輕輕撫摸上去,就會在那裡蹭下細碎的鱗片,或是一樣質感的什麼。

       他把頭擱到鬼灯的肩上,臉上露出了安寧而且滿足,“我去給你做桂花粥。”

       抓到你了。


————————————————————————————

作者的廢話m(_ _)m

極樂蝴蝶是霓虹傳說中的一種,生活在彼世的蝴蝶,不過有一部分傳說是說極樂蝴蝶是亡者的魂魄化成的,而不是像作者說(bian)的一樣是本來就有的。估計大家也看出來了就是玩的日文中“蝴蝶”和“丁”的諧音梗。另外顏色什麼的都是瞎掰的請不要噴_(Xз」∠)_

上次是白澤化蝶這次是蝶化鬼灯下次可以寫梁祝了【大霧


评论(2)
热度(21)

© 空心菠蘿_東行無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