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鬼】重開(二期賀賀賀賀賀!)

☆ 演員AU注意


      歷經了很多波折,終於又能把之前那些演員們中的大部分聚集起來,真是太好了。

      劇作家微笑地看著自己手上的臺本,上面的名字正是她的得意之作“鬼灯的冷徹”。

      劇中第一主角,穿著英倫格紋襯衣外搭棕色毛衣,搭配淺灰休閒牛仔褲的加加知,和前作人氣配角,一襲深灰色長風衣的白澤的一齊出現,使得片場突然喧鬧了起來,並不僅僅是因為他們二人的英俊或是如今在演藝圈中的名氣。就在兩年多前,兩人作為相手共同出演《鬼灯的冷徹》的第一部,據說就是在拍攝的過程中,兩人互生情愫。在數月之前,兩人終於宣佈出櫃,不懼世俗的議論走到了一起。而如今兩人在片場雖然沒有大肆展現恩愛,但是舉手投足之間的互相照顧,反而更加印證了他們之間的感情,引得很多工作人員尤其是女性工作人員頻頻拿出手機偷拍。

      “江口老師!”隔著幾米外白澤就揮起手臂。兩人走到劇作家的面前,一齊鞠躬:“祝賀您,‘鬼灯的冷徹’重新開拍了!”劇作家也向他們鞠躬,感謝他們重新回來,同大家一起演繹這部作品。

      白澤拿出了一個包裝精緻的盒子,遞給劇作家:“江口老師,這是我和加加知為您準備的禮物,打開它看看吧。”

      劇作家微笑地打開盒子,裏面是一個手工縫製的小人,同她非常相像,小人的右臂彎著,緊緊抱著同它自己身長差不多的鉛筆。

      先前一直寡言的加加知難得地開口道:“以豐富的學識和才華,您創造了這個物語,真是非常令人驚歎。祝願您:以後也能一直創作出這麼好的故事。”

      “謝謝。”劇作家眼眶有些濕潤,維持著微笑頷首,“我想,並不是我‘寫’了這個故事,而是因為這個故事需要被人講述,所以我幸運地找到了它。”

 

      加加知換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由化妝師畫好戲妝,戴好發套,戴上假髮,粘上“鬼角”,期間三次趕走來玩他的“角”的白澤。這時,扮演阿香的演員帶來了兩個小男孩。

      “加加知先生,這兩位就是扮演茄子和唐瓜的新演員。來,向加加知先生問好。”

      “加加知先生好!”兩個小男孩看起來都非常聰明伶俐,應該能夠儘快適應角色吧,加加知心想,他點了點頭,盡可能親和地向他們打招呼。

      “這一次我們拍的短劇集,你們的戲份不多,也比較簡單,剛好可以在這段時間同劇組的大家熟悉一下,練習扮演你們的角色。尤其是加加知先生,你們同他出演的時間會是最長的,他也會手把手地教你們做‘鬼灯的手下’哦。”兩個小男孩歡呼起來,她便溫柔地鼓勵了他們,然後去準備自己的戲份了。

      加加知叫上他們,跟自己去看布景。一路上,兩個孩子東張西望,對於其他演員的誇張裝扮很有興趣。“加加知先生,我非常喜歡看鬼灯的故事哦!我看了三次了!”“到時候我們也會像加加知先生一樣戴上假角嗎?要怎麼樣才不會掉下來呢?”“加加知先生......”“加加知先生......”

      真是像從前的那組孩子呢,加加知不禁想到。不過,不能帶著這種比較的心態。

      他們轉過了一個拐角,“喏。”加加知示意他們,不過他們也已經發現,並且尖叫起來了。“金魚草!”“真的是金魚草啊!”兩個孩子興奮地跑下臺階,跑去摸這些“金魚草”的杆,小心地搖動它們。

      “只要不用力拽是不會損壞的。”加加知提醒道。

      “我一直同我媽說這個不是特技,我媽還不信呢。”扮演唐瓜的孩子摸著“金魚草”的“葉子”,好像想知道它的材質。

      “不過座敷童子爬在上面的鏡頭是用特技的,承受不住。”加加知補充道。

      “什麼!真的會有長得這麼可怕的女孩子嗎!”

 

      “說的也是呢。”白澤也已經換成了戲裝,在他的“小店”里,像他扮演的角色一樣抱著雙膝坐在椅子上。在現實中的白澤並不會這麼坐著,不過一旦接了角色,就會在日常中也學著角色的樣子行動。“這個年紀的孩子,兩年不見都會高出一截了,換角也是在所難免的。不像我們這些成年人,如果身材不走樣的話,應該十年後還能扮演同樣的角色吧。”

      “是嘛......其實,即使是我也沒有想到,在上次殺青之後,我們還會再次坐在這個布景中。”鬼灯从地上抱起一隻兔子,抱在膝蓋上喂給它菜葉。

      “很懷念吧?”白澤笑著玩弄著耳飾,“就是在這裡拍了那一幕之後,我們第一次親吻的。”

      “仔細想想,也是覺得很有意思。”加加知抬起頭,望著白澤,”鬼灯的性格可以說同我是非常相像的,而白澤先生同您扮演的那位神明大人,雖然有一些不同的地方,但是我總覺得,在一些本質的地方,非常相像。”

      “是的啊,我有時候也會想——假如你真的是地獄中的鬼神,而我是神獸的話,那我們之間會怎樣呢。我想,很可能我也會被你所吸引,但是不會像這樣向你告白吧。”

      加加知不悅地挑眉:“哦?”

      “因為呐,”白澤歪了歪頭,“在扮演的時候,我也常常揣摩‘他’的想法和心情。如果是象徵著智慧的神獸的話,因為會非常長生,雖然不知道會不會永生,但是肯定會比鬼活得長吧。”說著,他露出了一種複雜的笑容,仿佛已經在攝影機前扮演那個角色:“這樣的話,就會想著,反正幸福的時光都會結束,‘我’又會重新過回一個人的日子,這樣的反差實在是太難受了。所以,不如原本就不要開始吧。”

      “把事情都往悲觀方面推算,您是老年人嗎?”

      “哈哈哈,被你這麼一吐槽,突然覺得我同‘他’真是很像啊。”

      鬼灯放下了兔子,站起來走到白澤身前,“既然您都說‘如果’了,那我也‘如果’一下——假如真的有另一個世界,那麼我也一定會一次次重新回來找您,成為了神也好,鬼也好,老頭子也好。就像同您約定過的,不會離開彼此。”

      “真討厭,突然就說這麼煽情的話呀。”白澤忍不住跳下椅子,掩住眼睛走到門邊,撫摸著木門,語氣像是壓抑著自己的情緒,“那麼,假如這一天真的到來,”

 

      他露出一個勉強的笑容,搭著門轉過身來,“那我一定會像這樣對你說,お帰りなさい。”

      “嗯,”加加知走近,雙手捧起他的臉。

 

      “我回來了。”


========分隔的設定與糖========





评论
热度(20)

© 空心菠蘿_東行無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