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鬼(偽)】蝶繭世

       鬼灯領著動物們來的時候,極樂滿月一如往常,吊兒郎當的神獸正在同一位面生的女孩子興致勃勃地聊天,桃太郎包攬了拿藥煮藥的工作。白澤一見鬼灯就扯下了眼角,說著“要買藥的話要提前預約一下子可做不好”一面提防著鬼灯可能的突襲。

       但是,今天鬼灯卻鮮有地,并不帶著多少戾氣,只是告訴那個女孩子和桃太郎迴避一下。在白澤不滿和疑惑的嘀咕中房間里就剩下了他們二人。

     “好了,現在就剩你和我了,你有什麼竟然要單獨告訴我,是想誠心誠意地道歉麼。”即使冒著被鬼灯修理的危險白澤也絲毫不肯失了嘴上的便宜,但鬼灯卻沒有反擊,他開口,沉著地說道:

      “醒醒吧,‘白澤’。”


蝶繭世

鬼灯の冷徹/偽白鬼


       你說什麼呀,惡鬼。

       白澤先生,您知道的,鬼灯無視白澤欲圖敷衍過去的口氣,聲音中毫無迷茫,“白澤”大人,您該從這夢中醒來了。

       白澤定定地看著鬼灯,沉默許久之後,他的眼神突然變得悠長起來,眼珠中的黑色像是金屬在高溫中紅熱溶解了一般,變成了燦爛的金色,青絲與雙角暴長出來,而左耳原本墜著銅錢的花形的繩結竟變成了真正的盛放的紅花,但是,卻沒有鬼灯預想中,惹他煩躁的神力大量釋放的壓迫感,相反,現在連平時白澤沒有壓制而逸散出來的力量都感覺不到,眼前的人變得像明鏡一樣通透。對此鬼灯一開始是心中訝異的,但是仔細一想,頓時明白了緣由,也確信了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是因為你感到了怪異才發現的嗎?”白澤悠悠地開口。

     “并沒有任何異常,但是我的確知道了,而且這是真的,對吧?”鬼灯詰問。

       白澤點點頭,“沒錯,這個世界,包括現在在這裡的你我,都是‘吾輩’的一個夢。雖然‘你’竟然能意識到這點是我沒想到的,但是,這大概也是說明,我該醒了吧。只是,我有一個疑問,”他直直地注視著鬼灯,“你應該知道,如果你告訴了我實情,會給這個世界帶來無法預料的改變,而你甚至要我清醒,你明明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鬼灯雙手扶著狼牙棒,站得筆直,“我可不像您一樣,我是非常討厭像您這樣喜歡自欺欺人的傢伙的。”

     “呵,這樣啊,”白澤無奈地笑了,抬手去撫摸自己額上的眼睛“并不是自欺欺人的。就算有,也是最初的一小段時間而已,只是這場夢太長了,長到我自己,都給忘了罷了。”

      “很長麼?原來您還記得過了多久的嗎?”鬼灯挑眉。

      “不,”白澤搖頭,“我當然不知道,‘真正的世界’現在是何年何月,也不知道現在那裡已經變成什麼樣子,不過這真是我生來最久的一場夢,而且夢見的事物太多了,我差點就再不會想起來了。”

      “既然您現在想起來了,那就請回吧。”鬼灯的口氣就像是他站在閻魔廳的門口把白澤攆回去一樣。

      “等等”反倒是白澤發話了,“你,難道就不想問點什麼嗎?”

      “哦,問點什麼?”

      白澤輕吸了一口氣,“比如說......‘鬼灯’是真的嗎......這樣的。”

     “不需要,”鬼灯一下子打斷了他的話,“現實和夢境當然不可能完全一樣的,這個可以常識啊蠢......”說到一半,他自己也發現了其中的吊詭之處——他所有知道的“常識”,也不過是“這個世界”的常識,而事實上究竟如何呢?鬼灯強壓下心中頻頻的搖擺,只允許自己因為邏輯不夠嚴密而懊悔。

       白澤看在眼裡,不過沒有告訴他,其實“這裡”的常識也並非完全無用。比如說,“夢”是自己也難以控制的,就像鬼灯一樣,就算平時兩人常有默契,鬼灯也常常有出乎白澤預料的言行,讓自己詫異,更給自己無數的驚喜和欣慰,就像現在一樣。直到現在這個世界即將結束的時候,他也沒想到鬼灯竟然是有著如此強大的意志,能夠把自己的靈魂從這枯薧中解救出來的“人”。

     “謝謝你,鬼灯。”白澤知道,此時自己的笑容一定是幸福的,“現在,我自由了。”

      如果在另外一個世界能夠再遇見“你”,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鬼灯”舒出一口氣,“這都取決于您,只要您願意,沒有什麼能夠束縛住您。”

       讓人目炫的白光在白澤的腳下聚集,然後從下而上逐漸地籠罩住了白澤,白澤最後留戀地看多幾眼那個有著一樣容顏的男子,“真可惜,崩潰得太快了,你現在也沒有辦法離開這間屋子了呢。有什麼遺言之類的嗎?”

     “我已經道過別了。”已經看不清他的樣子了,只有他的聲音傳來,“這幾天我已經陪著他們,有好好地留下了美好的回憶,沒有什麼遺憾了。”

       白澤頓時怔住了,鬼灯還在說道“當然了我不至於告訴他們真相”什麼的,然後他的聲音漸漸地消散了,四周是明白的空白,而自己人形的身軀也漸漸從內而外地發出光芒,改變了形狀。

       白澤明白,鬼灯口中的“他們”指的是地獄中的閻魔、座敷童子、他的手下們、童年玩伴們還有其他的,平時圍繞在他周圍的鬼們,他又想起了今天鬼灯來時,還帶著桃太郎以前的伙伴們。

      不愧是鬼灯呢,白澤想著。即使是他自己,在回想起真相的時候,依然有那麼一瞬間極力地否定這一點,幸好自己并沒有那麼不負責任地妄想下去,否則現在不堪設想吧。明明知道并不是真實,依然能夠像往常一樣地對待身邊的人,該說,是因為你不在乎呢?

       還是,即使這只是我不敢奢望的可能,你是這麼深愛著這個世界的呢?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大概,再也不會失去什麼了......


      “來,各位遊客,我們來看一下這約五千萬前的蝴蛹化石。”現世的一個博物館中,講解員正在重複著每日的講解詞,“據專家推測,這是因為在這蝴蝶成為成蟲之前爆發了泥石流,將用蛹所在的樹木整棵掩埋在泥土中,歷經地層沉積和地質變形,非常幸運地沒有損壞這個蛹,而是使它成為了化石,完好地保存了下來......”她還沒說完,就看見遊客們紛紛露出震驚的神色指著她的身後,她明白這種化石并不多見可是今天這些遊客也有些大驚小怪了。她并沒有聽到,就在她說話的時候,從身後傳來的極為細小的,“噼啪”的碎裂聲。當然了,聽覺再好的人也是聽不到的,但是如果她回頭去看,就會看到嵌在已經硬如磐石的泥板中的蛹表面生出了無數的裂痕,裂縫像是藤蔓一樣急速生長了,不到數秒的時間就爬滿了泥板,然後,仿佛只是一下輕輕的震動,整塊泥板轟然坍塌,一隻蝴蝶拖著還有些濕潤的羽翼伏在塵埃之中,隨即立起白底金眼的雙翼,騰空而起,像是穿過一層水膜一樣飛出了玻璃柜。

      它輕盈地飛過一個孩子的視野,在自己的影子倒映在孩子的瞳孔中時,稍收羽翼,頓了頓,像是在潭水上輕輕一點,但是并沒有降落在孩子的肩頭,而是徑直飛出了博物館,向灰濁的天空飛去直到再也看不見它的蹤影。


评论(2)
热度(9)

© 空心菠蘿_東行無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