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舰少女R# 舌尖上的鱼塘

*请注意此乃恶搞,恶搞
*“XX我老婆”的人请做好心理准备观看
*如有巧合,千万别信

                                               舌尖上的鱼塘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天色像是一块巨大的鱼油冻,陷落在芦苇荡上。这个时候,提都一家早早已经醒来,开始为今天的捕捞做准备,提都为他的父亲检查渔网有没有破漏,而他的老父亲正在启动发动机,突突突的声音打破了鱼塘的平静,回响在这片广阔的湿地上,远远地,也能听到别家渔船发动机的余音。今天,是一月一次捕捞“胖次”的日子,也是一家人少有的会驾上渔船,驶向鱼塘深处的时候。他们期盼着,到捕捞期结束之前,能够打捞到一两只u47,这样,在下个月不打渔的日子里,他们家就能多搞点养殖的副业,补贴一下家用。

       大鱼塘,位于柳绎市城外,是一块水草丰美的巨大的湿地,长久以来,以她的宽厚丰腴的物产,养活了在这片土地上渔猎的众多渔民。提都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他同他的老父亲一样,熟悉这里的每一株芦苇,每一只水鸟,已经完全融入到了这片天地之中。

       “抓到了,抓到了。”提都兴奋地像我们展示刚刚炸到的鱼,刚刚炸上来的鱼,在他怀里还活蹦乱跳。这就是渔民们俗称“蓝闪闪”的鱼,学名叫亚特兰大。这种鱼同它的另外两个同属异种的亲戚朱诺鱼,圣胡安鱼,都是远近闻名的美味。虽然这几种鱼不是鱼塘的特产,但是在这里的出率是相当可观的。提都一边手上处理着打捞上来的亚特兰大鱼,一边随手切了一小条鱼肉,直接当作零食吃,也切了一块给我们。是啊,对于生活在别的地方的人们来说,能够把味美但稀缺的亚特兰大鱼直接当饭吃,可能是难以想象的体验吧。

       亚特兰大鱼,朱诺鱼和圣胡安鱼,在颜色和形状上有所不同,但是细腻爽滑的口感是这类鱼共同的特点。这类鱼,沿着脊线划开,就可以把鱼肉分成两半,断面雪白齐整,如果将其片成薄片,你就可以看到在光线下鱼肉呈现出分节的形态,节与节之间散步着自然形成的松花纹,这也就是这类鱼最重要的特征之一。松花纹白而密集,则说明鱼肉的蛋白质含量越高,口感也越香甜。

       此时提都这样子生吃的吃法,是最好的享用这类鱼的方法之一。新鲜的鱼肉,自带着一点盐分,非常适于入口,即使吃多了也不会觉得口干。因为非常新鲜,所以用牙齿轻轻一分鱼肉就会散开,咀嚼咽下后,口中还会有种淡淡的水草香,这是只有在产地生食才能获得的绝妙体验。因为这里的水质几乎没有污染,所以像提都这样常常生食也不会患病。

       提都一边吃,手上一边非常熟练地处理着鱼肉。他只需要一个钟头,就可以处理完一船舱的鱼,也只有快速地把鱼肉分出来急冻,才能最大限度地保留住鱼肉的鲜美。如果是住在远离大鱼塘,不能吃到即捞上来的鱼肉的人们,也能在全国各地的市场上买到大鱼塘产的鱼肉。最经典的烹饪方法是,将其以细盐略加腌制,配上早春产的梅子同煮,梅的清香,与鱼肉的鲜美相得益彰。自古以来,这种鱼的美味便倾倒了众多老饕,有诗曰:“芽姜紫醋灸银鱼,雪碗擎来二尺余。尚有桃花春气在,此中风味胜莼鲈。”便是盛赞这种天赐的美食。

       在大鱼塘还盛产着另一种鱼,学名曰“布鲁克林鱼”的,也是渔民们热爱的美食。这种鱼通体黑色,无鳞,鱼皮光滑。这种鱼的鱼肉脂肪含量很高,是渔民们的“渔家肉”。提都一家喜爱将这种鱼切方,同豆酱,辣子同炒,这种质量很高的鱼肉,在锅中翻炒的时候也不会变糊,非常适合下饭。在北部,还有一种做法是榨取鱼油,加热,淋到炒米上,添上芝麻,虾米,野菌末,葱花,醋姜丝等一起搅拌,就做成了渔民们爱吃的油饭。如果把油饭压成饼状,滚上高粱面串成一串,就是渔民们去到苇蕩深处打渔时的干粮。

       除此之外,在大鱼塘也能打捞到蓝色的“反击鱼”和金色的“胡德鱼”。同上面提到的那些鱼不同,这两种鱼的体形要大很多,肉质也不同于上面的那些滑腻的鱼,而是肥厚型的,非常适于加上葱段,尖椒,黄酒一起炒,或者配上老酸菜做汤,在吃腻了那些鲜甜的鱼的时候换换口味。

       提都一家就这样与世无争地生活在鱼塘边上,我们问老渔头,在更远处的地方有更加奇异的猎物,不打算去吗。老渔头微笑地摇摇头,他已经在这鱼塘中打渔了大半辈子。

       “你看他们啊,”老渔头遥指着远处,从遥远的地方归来的邻人,“在外面走得再远,终究也会回来的。鱼塘是你的家乡,永远都在这里等着你,在这里,不用看什么运气,只要你愿意努力,她永远会回馈你的。”

       只有在打捞胖次的时候,老渔头会停下炸鱼,去到鱼塘深处去打捞一种叫u47的田螺。这是近年来才开始的,在水域的深处,会有一些胖头鱼在特定的时间内出没。这种鱼下颚用来滤水的轻薄鱼皮,是非常珍贵的布料,这个部位渔民们叫“次”,因为胖头鱼的“次”才质量最好,市场需求量大,所以这种“次”又叫“胖次”。

       “以前u47养殖还没兴起的时候,我们则是去到武叄渠里捞蚌贝的。”提都向我们介绍到。武叄渠虽然名字叫渠,但是却是一片非常广阔的水域,其中产出一种蚌贝,其中有着彩光流溢的珍珠,一个成熟的蚌贝产出的珍珠能达到25克,所以被命名为“b25”。

       “那里的水质虽然好,但是水的颜色很深,水下一米深的地方就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采蚌都是年轻人才能干的活,把船驶到那里,在脚踝上绑上绳子,然后年轻人们就像下饺子一样纷纷扎到水里,凭着经验去寻找。

        “好捞吗?”我们问他。

      “不好捞,”他摇摇头,“在下面根本看不见,只能捞到是啥就是啥,有时候一个周期里,一个也捞不上来,也是不奇怪的事。”

       所幸的是,还可以打点胖头鱼,起码有点收获,他略有欣慰地说。

       胖次当今是相当值钱的,幸运地获得了胖次的渔民们,可以将胖次交给外头的收购商人,换取各种家用,“太宝贵了,就想多捞点,自己是舍不得留的。”这个年轻人对着镜头,黝黑的脸上露出了淳朴的笑容。

       “那现在你们去打捞u47,听说也是很不容易啊。”我们问道。

       “是的,不过,哪怕能在这期间捞到一个,接下来不出渔的日子里,我们也可以养起来,一个u47,就能得一个金管,一个水晶管,不纯炸鱼了,感觉生活多了些盼头。”他笑呵呵地说。

       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小渔船就载着这对父子驶向了芦苇深处,渐行渐远,难以再看到他们的身影,只有远方遥遥地传来了渔歌的调子,充满了希望与喜悦。


评论

© 空心菠蘿_東行無畏 | Powered by LOFTER